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怪新邻居
古怪新邻居
“等一下,等一下。”我忙按住按钮,已经闭合的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个小孩站在门外留着有些长的头发,两侧编了几束辫子,穿着一件稍显宽大的T恤露了小半个肩膀,下身一条灯笼裤,面容清秀俊美,一时间我和父亲都没有分辩出来这个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衣着鞋子都像男孩,时尚感又像女孩
  这孩子脚顶着电梯,向外喊着:“老师,快点,电梯要下了。”那边远远传来一声钥匙掉在地上的哗啦啦的声音,一个好听的女声在走廊间回响“来了来了……”像空谷流泉般,在清野山间回荡。
  我与父亲惊讶的对视一眼,心中都在奇怪什么时候新搬来的邻居?
  “小心电梯夹到你,我来吧!”我拉了把小孩,一只手按住电梯开门键,一只脚挡住电梯门,触碰到小孩的肩膀纤瘦娇弱,心里觉得这肯定是个女孩。
  “谢谢哥哥。”小孩脸一红,向我道谢,更让我觉得是个女孩了。
  “不用谢他,你们什么时候搬来的?”父亲问。
  小孩看了眼父亲有些怯生生,回头看了眼我,又转向远处,眼神有些焦急。
  “不用怕,我们也住这一层,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父亲话音刚落从走廊拐角走出一个女性,约莫三十三四岁的年纪,骨架纤细却不瘦削,也许因为养尊处优,皮肤光滑润泽白皙,纤细的身姿上恰到好处般裹着一层美肉,显得有些婴儿肥,胸脯和屁股也因丰腴显得比例起伏跌宕,是个可爱的性感妇人。
  那妇人抱歉的进了电梯,吁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在我和父亲直勾勾的目光下。
  “老师,……妈妈,刚才这位哥哥帮了我们,他们还说也在这层住,是我们邻居。”原来她们是母女啊!
  “啊,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妇人闻言忙点头致意,单薄的衣物下胸脯起伏,“我是刚搬来的,名叫施诗,这是我孩子小君,施君。刚才多谢了!”
  “不客气不客气,举手之劳,我是林海,这是我儿子林不。”父亲客气的介绍道,“你是什么时候搬过来的,这8602几年都没住人了。”
  “刚搬过来,也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正好离这块不远,这间房也不错。”施诗道。父亲便和施诗大谈起房子来什么地段装修布局也不管人家感不感兴趣,施诗一直用简单的字词回应着。我瞧着他们好像也在听似得,其实主要在看施诗,要是能把她也征服在胯下,该有多好。正想着,衣襟一紧,低头一看,原来刚才我一直揽着只到我胸口的施君,在不直觉间竟然靠着一块,我忙不好意思的向后退,不过本来就靠着墙壁,退无可退,她紧紧挨着我,我突然意识到,因为刚才看的她母亲入神,想着她母亲在我身下辗转的模样,下体竟然抬起头来,顶在了施君的腰上。
  我很尴尬,在意淫孩子母亲的时候被孩子发现了,这倒罢了,恐怕以后在想亲近这个人妻就不可能了。
  “不哥,你多大了?我能找你玩吗?”施君出乎意料的没有揭穿我,而是帮我遮掩,询问我。
  “我肯定比你大。”我道,“当然可以,以后我们可是邻居。”我却想的另一层,如果可以经常和施君玩岂不是可以经常见到施诗,到时说不定……
  “不哥,你低下头,我给你说个秘密。”施君道。
  “小君,别为难哥哥。”施诗在边上道。这时电梯门开了,我也在施君的帮助掩饰下下体软了下去,等走出楼门,已经恢复正常了。
  “没事,都是邻居,没什么麻烦不麻烦,该是多亲近亲近才是。若是施诗你不嫌弃,我让我那口子晚上弄一桌,一起吃个饭,也算给你们接风,也庆祝我们有个好邻居。”父亲邀请道。
  施诗面有难色,好像在措辞怎么拒绝,施君向我一笑,可爱中竟有些妩媚:“妈,你就答应吧,我好不容易才认识第一个朋友,我想多见见他们哩,伯伯也很和蔼,伯母也一定很慈爱。”施诗闻言只好同意。我心里也是一喜,施君欢呼雀跃一声,拉着我的手,我心里虽然也高兴却总觉得这小孩不简单。
  在路口分手的时候,因为答应做客,彼此也自然了些,施君拉我到一边,对我耳语道:“不哥,我也喜欢大的。这就是我刚才想给你说的秘密。”不理我愣住,嘻嘻笑着牵着她妈妈向另一边走去,她们今天一个要办入职一个要办入学。
  “施君给你说什么?”父亲问,接着兴奋的话头一转,“你知道她入职的是哪吗?”
  我正在想施君的话,她说的是啥意思?一个小小姑娘,怎么说的出那种充满性暗示意味的话,我心不在焉的顺口问:“哪啊?”
  “你们学校!她说不定还是你老师呢?”
  我一怔:“不会吧!”我和父亲沿着林荫道走了十几分钟,到了河堤公园,拐了进去,父亲把遇见美女邻居的兴奋渐渐收拢,表情渐变严肃,但又久久不说话。
  迎面走来一对老夫少妻,男人已经有四五十岁了,女子估计不到三十岁。父亲等他们走过问我:“你觉得他们如何?”
  “什么如何?挺好的啊!”我心不在焉。
  “什么挺好的?你不见那男人满头花白,女人眼角带愁吗?”
  “有吗?”我才不信他看出什么来了呢。
  “天地万物生长匹配自有它的道理,其时其事,万物有序,和谐共生。如果像他们这种老夫少妻,必定一方愁苦一方无力,时间长了必生怨愤。爸爸不想你最后也到了那一步,何况你比那些还严重,我和妈妈把你养这么大,可不想到时白发送黑发。”
  “老爸,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现在时代变了,及时行乐才是年轻人该做的。”我道,“而你的儿子一定会做到更好,你就放心吧。”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父亲气道。
  “你看那对。”我指着对面的一对少夫老妻,“各取所需,起码这时他们得到了他们想得到的东西。能享用的总比克制强。”我说着对那对打了声招呼,他们也对我微笑回礼。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救了。”父亲被我气的良久才道。我看了眼手机信息对父亲打了声招呼,随手扫了台单车,向体育馆而去,同学喊我打球,反正不想再听父亲说教,便趁此撒丫子溜了。
  回来时已是傍晚时分,出了一身汗,上午人不齐跟同学去网咖玩了一会游戏,下午才打的满身是汗,冲进家门,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了短袖,没看屋里有什么人,就冲进来浴室洗澡,洗的差不多了,向外叫道:“妈,睡衣给我拿下。”我刚才进来时看见她背对着我穿着围裙在厨房忙。
  不一会,烟雾缭绕中一个手臂伸了进来,我没看清,一把把她拽了进来,她娇呼着踉跄的被扯了进来,我手一搂,一个娇小的身子,让我瞬间头皮发麻,这不是母亲,关键问题是,她如果不是,我又这般调戏她,问题才大了。我低头一看,一张舵红的小脸,几束发辫已被打湿了,竟然是施君。
  “你怎么在这里?”我尴尬的放开她。
  “我怎么不能在,是你们家邀请我们的。”施君瞄着我的肌肉,以及毫无遮掩的下体。
  我忙拉过浴巾掩住,她眼中好像闪过失望的光芒:“不哥刚才以为是谁?”
  “没谁。”我心中一震,看着她精灵的眼睛,“刚才脚下滑了下,没站稳。你赶紧出去吧,我要换衣服了。”
  “是这样吗?”施君满脸不相信,“我还以为你跟你妈妈这样相处呢。”
  “你开什么玩笑!”我斥责她道,掐了把她的脸蛋道,“小小年纪,思想这么龌龊。赶紧出去。”
  “不知是谁龌龊。”施君摸了摸被掐疼的脸,看了看身后的门,小心掩上,一脸神秘的道,“你喜欢我妈妈吗?”
  “你胡说什么?”我真有些看不懂这孩子。
  “我可以帮你。”施君靠近我,眼中带着一丝迷糊道。
  “你胡说什么,我没那个意思。”
  “难道你不想看看她衣服下白皙的皮肉吗?还有那柔软的奶子,和诱人的小逼吗?”施君逼近我问。
  “你今年到底多大了?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我心脏乱跳,竟被她逼到墙角。
  “我就是个小孩而已,没人会在意的小孩。”施君的小手摸过我的胸膛和腹部,“你看,你这里听见我说,都变得这么大了呢?你还不承认你想上我妈。”施君扯开我的浴巾,手指闪电般的抓住我的大鸟,一只手太小,摩挲的另一只手也加入其中,“好大啊,不哥,我都快抓不住了。”
  “别,你还是小孩子,我们不能这样做。要是让人发现就遭了。”
  “你想上我妈吗?想的话就别反抗。”施君摩挲了几下,我听着她的话更坚硬了,她看了我一眼,满脸晕红,蹲下身,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我的龟头,“味道好怪,不过真的好大啊,妈妈看见了一定也会喜欢的。”我本想推开她,听了她的话,动作一滞。她张大小嘴,想吞下我的鸡巴,却因为嘴小,几次都没有做到,反而留了不少口水,“太大了,吃不进去,就是妈妈估计也很难吃下去。”我一激动,向前一顶,她正好使力,在口水的润滑下,一下整个龟头进了口腔,撑得她嘴巴大大的,脸颊鼓鼓囊囊,她像被定住般,不敢动作,我见此就要拔出来,刚出来一点,她脑袋向我一伸,又吞了进去,这般在极小的距离作着极快的运动,虽然对她不敢兴趣,但想想她的妈妈,从未感受过如此紧密的腔道,心中也有些期盼她说的话可以兑现,也不忍耐自己,冲刺数下,在她的嘴里射出精液,她不像妈妈那样有经验,再加上口腔小,一部分竟从鼻腔喷了出来,呛得她又是喷嚏又是咳嗽,都咬到了我的肉棒,也因感受到疼痛,我的鸡巴迅速软化下来,从她的口里脱离出来。她长大着嘴,里边一片白浊的浓精,她出气时像漱口般冒了几个泡,活动了几下嘴巴,咽了下去。
  施君皱眉洗掉鼻子和嘴巴上粘着的口水和精液,对我道:“味道不咋样,不好吃。”
  我迅速擦干自己,穿上睡衣,哭笑不得,你难道就是想尝尝吗?
  “不过,只要是不哥的东西我都喜欢。”
  “你为什么喜欢我,这样……对我?”我很好奇这点。
  “因为我喜欢你啊!”施君说。
  “就只是如此?为什么?我们才刚见面。”
  “反正不知道,你在电梯里揽我那一下,我就喜欢你了,觉得喜欢的不得了。”
  我沉默。
  “你放心,我说的话算数,我会帮你追我妈妈的,到时你娶了我妈妈,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生活。”施君拍着胸脯说道。
  我苦笑,帮她擦干头发,想给她拿件衣服,她已经从洗衣框里翻出我昨天穿了半天换下的体恤,脱去湿衣,只留下内裤套进宽大的衣服里,有些滑稽。
  “我喜欢你的味道。”施君嗅了嗅衣服说。
  “你这样她们会不会误解。”我担心道。
  “放心,她们一定不会。”拉着我走出了门。
  果然,在厨房帮忙的她母亲和我母亲看了我们一眼:“这么快就这么亲了,都一块洗澡了?”
  “嗯,我喜欢不哥。”施君说。
  我很奇怪他们怎么都不在意,难道世界又变化了?
  “施姐,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忙,我来吧!”我道。
  “不用客气,你陪小君玩吧,我来麻烦你们已经不好意思了,做些小事是应当的,正好向霏姐学习学习。”施诗道,她的围裙是我刚进门时看到的在厨房的那件,刚才是她在厨房背对着我吗?
  “走吧,不哥,陪我去玩。”施君拉着我要去我的房间,我是打死也不想和他独处了,提领着她走到沙发上打开电视,刚才听妈妈说父亲去了附近超市买酒去了,已经去了不少时间了。
  刚坐下,与厨台同理,那边完全看不到坐在沙发上的人脖子以下的情况,我一让再让,施君追着我,一定要挨着我坐下,我不想让后边的两位母亲觉得我们不对劲,便停止了动作,施君心满意足的挨着我,看了眼周围,手不老实起来。
  “别乱摸!”我警告她。
  她笑着并不收敛,反而从我宽松的腰带伸向我胯间,我正打算把她拨弄到一边,她小声对我说:“还想不想要我妈妈了?”我有些沮丧,我像被她拿住了一般。她得胜似得一挑眉头,手捉住我的鸡巴把玩揉捏着,像撸着一只小猫一般。
  “亲我!”施君呶着嘴道。
  我看了眼身后五米处正在聊天的料理的两个妈妈,小声斥道:“你疯了,一边去。”
  “不嘛,我就要你亲我,不然我就告诉妈妈们你欺负我。”施君凑到我耳边小声道,“我就告诉她们你强迫我,用大鸡鸡插我的嘴,还强迫我吃你的精子。”
  我转头死死的盯着她:“你威胁我?”
  施君一怯,喏喏的说:“人家喜欢你吗,你别对我这么凶吗?我不敢了,我就是想亲近你,放心,我一定会遵守承诺的,我妈的事包在我身上。”我竟有些无力。趁我不注意,她竟然在我嘴上啄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回头去看,她的妈妈正好转身在干什么,而我母亲却确确实实看见了,还有些愣,直到后边施诗叫她,只能嗔了我一眼,去忙了。
  “别胡闹,我可不想动手教训你。”我警告施君。
  “你来教训我呀,我要你教训我。”她还来劲了。让我无语。我还真怕把她搞坏了,只能让着她,还好父亲不多时回来了,我的小弟终于在她的小手上解放了出来,从来没感觉父亲有这么亲切,连父亲都被我的眼神吓了一跳,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饭桌上父亲问着施诗事情办的如何了?还顺利吗?施诗说着已经办妥了,施君的入学也已经办好了,明天周一正好一起上班上学。父亲便说我也是那所学校的学生,正好一起去相互照应。我是挺高兴,但是看见施君也欢呼雀跃的样子瞬间没了兴致,施诗却拒绝了父亲,因为她骑着电动车,刚好带着施君,而我是没可能和她们一起的。
  我见她拒绝也就没好意思说,主要是现在有些怕这个施君,怕她又搞什么莫名其妙的事。
【完】